•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渭南政法网首页 平安韩城网临渭政法网华州政法网华阴政法网潼关政法网富平政法网蒲城政法网白水政法网澄城政法网大荔政法网合阳政法网

首页法治文化 >正文

我的回忆录之一—母亲

时间:2015-10-30 09:10 作者: 富平县淡村派出所李华 来源: 来源:渭南政法网

闲暇之余在内网中摸索着如何利用好这一工具,却不小心点开了“边防公共地信息系统”,像是知道里面会有我想要的答案,不由自主地在里面开始找寻。缩小、缩小、再缩小,近了,近了,更近了……陕西,榆林,哦!居然有某某村庄。那一刻我向堂﹒吉诃德看见了风车一样亢奋起来,在想象中编排出大量的美好画面,回想着自己与家人相处的种种生活小事。

和我年纪一样大的朋友当中,要数我家的孩子最多了,五个!四个姐妹,一个弟弟,我在家排行老二。陕北有句俗话 “大的疼小的爱,就苦了干脑二小子”。的确,五个孩子,要想都照顾的跟小公主似的,很不现实!从小穿的衣服鞋子都是姐姐穿别人给的,之后再留给我穿,我在 留给妹妹,直至衣服小了破了,才会出现“轮穿”的终结者——我的母亲。

母亲每次都把那些破旧的衣服收起来,等积攒差不多了,母亲便开始“掵戈便”(陕北方言音译),只见母亲打好浆糊,把布条一层一层铺开,压平整,再用浆糊一层一层粘在石头上,过几天就撕起来,画出不同大小的鞋样,裁剪,接下来便是纳鞋底,做布鞋。一针一线都是那样的坚实, 针线扎在鞋底上,煽情一下便知是母亲的一份疼爱!记忆当中的母亲好像一直在做针线活,夜里依旧如此!每次,半夜醒来都能看到母亲坐在炕头灯下纳鞋底,缝布 鞋。最多的时候,见母亲在平箱(七八十年代的陪嫁箱子)里堆放了整整一箱子的布鞋,有春秋穿的,也有冬夏穿的,有黑色,有红色……

小时候盼望过年,过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穿新鞋,更可以吃到好吃的:醉枣、酥鸡、肉丸子、油馍馍、糕尖、黄酒、黄馍馍……太多的东西可以吃!每年不到腊月二十三,母亲便开始准备这些吃的,但又害怕吃完过年没有了,索性也就不蒸熟。那时家里没有冰箱,有冰箱也储存不了这么多的食物,就先储存在瓮里,等到过年那几天才开始蒸熟。母亲每次蒸黄馍馍家里就云雾缭绕,整个窗架上的窗纸也被汽水打湿。因为人多,要用尺八大的锅蒸十来锅才够正月吃,所以每次蒸黄馍馍半夜三点就起来“拢火”。等到早上我们几个醒来之后,母亲已经差不多完成了,有些已经被冻在外面的老盆里,以便正月吃的时候没有长毛;有些还摆在篇篇上(陕北方言,用高粱杆做的竹盘)等待着冷却;那些没有蒸好的或者被挖的稀巴烂的母亲已经将其放在五个碗里,给我们当早饭吃。怎一个“香”字了得!江豆、红枣、南瓜、芝麻……

那年冬至,夜已经深了,母亲已经安顿我们姐妹睡了。奶奶过来跟我讲:今天腊八,你妈不给你们炒瓜子?穿腊排排?(在陕北有着腊八炒一炒,来年起来好一好的说法;腊排排是用红枣,秸秆穿在一起缝在衣服的两边吊着吃的)。90年代的我们家并不富裕,甚至说生活还是相当拮据,但当时不理解母亲的我就嚷嚷着要炒瓜子 吃。母亲以为奶奶跟我们姐妹开玩笑,就没理我们,低头继续纳鞋底!见母亲如此,一向争强好胜的我倔强起来,抱着枕头,朝着坡底的方向走去。现在仍然记得, 那天夜里的月光是那样的皎洁明亮,放佛知道我要“离家出走”故意照亮我前行的路途。同时也是寒意逼人的!走在坡的拐角处,开始害怕,抱紧枕头蹲了下来,只 听街畔上奶奶、母亲、二爸他们在小声说些什么,依稀听见的意思现在想来应该是静观其变。这大概是当时所有人的意思了,当然,也包括我在内。蹲在半坡上的深 夜时间过得很是漫长,其实仅仅只是半个钟头的样子。母亲走了下来,拉我上去,倔强的我哪里肯就如此的“屈服”,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也许只有我知道那哭声 里有恐惧,有痛恨,也有感动!

那年我五岁!我们还住在老式的窑洞中,大家也是在一箍一箍的窑洞中为邻。

刹那间,泪点被戳中,仍旧不忘了将手中的鼠标缩小,再缩小,页面却再也显示不出内心急切想要的那个答案,留在页面上的只剩“该区域无数据”的字眼,留给心中的却是无限怀念!

返回网站首页

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