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渭南政法网首页 平安韩城网临渭政法网华州政法网华阴政法网潼关政法网富平政法网蒲城政法网白水政法网澄城政法网大荔政法网合阳政法网

首页法治文化 >正文

薛镇

时间:2022-01-18 09:59 作者: 王永军 来源:​富平县公安局

我的家乡富平县,南北长、东西短,似极大的宅子。南,以荆山塬为影壁,予人神秘盼想之念,影壁后,豁然开朗,一片开阔之地,高楼林立,街道纵横,漆沮水、温泉水,波光潋滟,逶迤环绕,福泽滋润,富庶太平之象。从荆山塬入富平境,区区几里,无遮无挡,便是县城。开门看山,似诚挚之人,坦荡荡地示以真面容。历史上县城屡次迁徙,由北至南。县城倚着南,将宽广的腹地赋予北部,广阔的乡村、肥沃的土地、茁壮的庄稼、连绵的山脉、勤劳的乡亲们,道不尽说不完的乡愁尽在于此。

南与北,相生相对,北者,自有朴实、挚诚之意,北中的隐忍,逆境中的历练,更平添几分豪迈、厚重之气。既为腹地,血脉、骨骼、精神、灵魂皆孕育、生发于此,而这一切所汲取的养分,皆来自广阔乡村的山脉、河流、人文、风物……这其中,最深刻最深沉,最具代表性的当属薛镇。因辖区面积最大,大而为广;人口最多,多而为巨;境内山脉最高,高而为巅;森林覆盖率90%以上,为“富平之肺”。

遥想清代初年,一日清晨,薛镇韩村,私塾,关中鸿儒李因笃领着一众学子咏念:“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北宋大儒张载的名言,学子齐声习读,李因笃却想起了自己的祖母,那年,大顺军攻占富平,韩家村被围,祖母不屈,率族人81人俱焚,李因笃因外出才幸免于难,这是何等的气节,这是怎样的铮铮铁骨,给年幼的李因笃深深烙下了印痕。而今,他,满腹经纶,怀经世之才,何以致用,他转过身,意味深长地告诫学子:“潜心修学,洁身自守,做大作为。”座下一宏化村张姓学子若有所思,频频点头,他谨记师训,耕读传家,严教子女,其子孙张青云,自幼好学,勤修武功,高中探花。鸦片战争爆发,虎门失陷,广州危急,张青云率兵增援,四面受击,他临阵身先士卒,大义凛然,英勇坚毅,置生死于度外,收复四方炮台,赶走英军,为一代抗英名将,载入史册。文可教化,文可载道,一代代薛镇人秉持洁身自守,经世致用,做大作为的信念,形成坚贞不屈,忠诚勇猛的个性。

一代代薛镇人将小我融入到民族大义、国家利益中,独特的个性使血脉注入红色基因,一代一代接力传承,使红色在这片土壤生根、发芽、传播,生生不息。他们坚贞不屈,忠诚勇猛,他们是挺身而出,视死如归的战士,他们是薛镇的优秀儿女,他们值得我们褒扬、歌颂、怀念。勇敢的战士,你们安息吧!我们永远铭记你们。明月山下,烈士陵园,青松翠柏,庄严肃穆,英雄们长眠于此。

烈士陵园的负责人孙瑞峰是江苏徐州人,部队转业后安置到本地。他朴实耿直,诚实忠厚,十年来扎根陵园,顾不上照顾在县城的妻儿和家庭,兢兢业业默默守护着英雄。因都曾当过兵,我们甚为投机,相熟已久,我们有时小聚,有生人时,他总是这样介绍自己:“老家是江苏人,现在是富平薛镇人。”兴到酣处,瑞峰总是自告奋勇要朗诵诗歌,其实,他会的也就那么两首,一首是《母亲》,我能体会到,游子,心中的最软永远是母亲。另一首是《七月》,听得多了,我便牢牢记下。“七月/南湖的船儿耀星空/革命的征途启航征/红色的火种撒神州/众志成城齐协力/听党指挥跟党走/革命战士勇往前……”瑞峰饱含激情,神色兼备,在座的人无不是静静聆听深受感染。

一路向北,薛镇最深远的腹地。但,那深远处,却丝毫不具“腹”与“地”平坦的个性,它倔强地选择挺拔的姿态,座座山峰、层层山峦,层峦叠嶂、郁郁葱葱、连绵起伏,横亘在眼前,隔断南来的路与尘。内敛向四周弥漫伸展,无棱无角,舒舒展展一直到眼尽头。若是人啊!她们的秉性定是含蓄、内敛、温柔,令人着迷眷恋。她们敞开胸怀,无遮无挡,无拘无束,清晰的山顶上风力发电机白色的风叶、明月寺高高耸立黄色的山墙,梯田向上蔓延收缩的层数,都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再往深远处,更是优美,只是她博大深厚的胸怀衬出我们的“小”,只有森林防火瞭望的白色三层小楼,显得出众,但也不敢妄称高,是那万绿丛中的一抹白,白得炫目。登上楼顶,远方、眼前、周边,深绿、青绿、翠绿、嫩绿,一股脑地占据了满目满屏,容不得细细慢慢品味,漫天盖地、目之穷处,仅两种色,天之蓝、山之绿,天遥不可及,绿随手拈来,趁清新的气息还在,装入兜里,将这山、将这绿,带回去,独自欢享。

山谷或峡谷开始的地方为峪,这里称赵老峪,可见山中多有谷或峡。之所以称赵老峪,传说明代天顺年间有位赵姓得道高僧在此隐居修炼行医得名。入了山,才发觉路一直沿着山谷延伸着,每条山谷都有几条小的谷道汇集,你看不出时,当地人便仔细地指给你。登上明月山山腰,在石亭歇脚,当地人言,此为九龙戏珠之地,乃上上吉地,九龙为九峪,便一一指给你看,寻不见的,经指点,“噢,原来在那!”自己欣喜,当地人更是高兴,看得出,他们是以峪为荣,以峪为傲的。

车行谷间,侧目望去,最险处即是老虎桥,桥身仅容两车贴身而过,扶栏下望,空谷深壑,足有几丈,悬崖峭壁,陡直险峻,沟底各式奇怪石头铺陈其间。向上望,半月的桥拱硬生生将天隔开,使人停不下脚步,探寻桥那边的风景。最有趣的,老虎桥是桥上桥,有两座桥身,底下的石拱桥是清朝时期修的,窄、险,之上架的是新桥,钢筋混凝土,新技术、新气象。之所以称老虎桥,传说古时常有老虎出没而得名。旧时此地为通往铜川一带咽喉要道,北部民众进山驮炭运粮必经之地。我细细思索,称老虎桥,可能还有一层寓意,此地壁峭崖险,路窄沟深,路过民众提起来无异于和见了老虎一样,使人胆战心惊。现在不一样了,柏油路蜿蜒盘旋,平坦宽敞,与过往的村民闲聊,他们称这柏油路是小康之路。

白云生处有人家,开始数着最后索性不记了,不知盘了几道弯翻了几座山,终于到了北村,回首望去,云雾缭绕,接近天际,来时路由下至上环绕曲折,堪称天路。北村,是薛镇最深厚的腹地,也曾经是全县唯一的深度贫困村,贫困的代名词是落后、封闭、保守,贫困曾经是北村人世世代代难以逾越摆脱的魔咒,他们何曾没有想过办法,何曾没有谋过出路,怎奈,山深路远交通闭塞,出不去进不来,多少家庭深受其害,亲人病重,雨雪封路,不能及时救治,眼睁睁看着亲人撒手而去;多少家庭子女不能及时就学,父母急得焦头烂额;多少家庭眼看着作物运不出山垂泪兴叹,他们戏谑地编了顺口溜:“四面山、交通闭、出或入、不方便,古以来、靠种田、收多少、靠老天,贫困户、十占三、凭自身、脱贫难。”如今,天路通达,乍一看北村人的精神面貌,个个精神抖擞,笑意盎然,就知变了大样,民舍统一齐整,明亮宽敞,村民们不怯生,大方热情地邀请到家里坐,山里的作物和药材运出去了,山外的资金引进来了,村里办起了集体经济,这里的青山翠绿,生态优美,成了香饽饽,村民们发展起时髦的民宿产业。

北村干群中心广场的宣传栏,群众自发编了《三字经》:“跟党走、开富路、拔穷根、为百姓、贫困户、记心中、干部忙、入一线、面对面、心贴心、真帮扶、靠实干、北村人、跟党走、不畏难、抓机遇、求发展、咱北村、环境好、无污染、依生态、搞生产、树有根、水有源、知党恩、撸起袖、加油干、报党恩。”

在北村,我遇到单金平和郑银川,同是县城人,比较熟络,但他们都匆匆忙忙,简单说了几句,都各自忙去,金平是帮扶工作队驻村人员,银川是下乡入村送播电影的,村里乡亲们说他们是“上面派来的”。真是巧呀!金平、银川,多好的名字,多好的寓意啊!在这北村,又何止一个“金平”“银川”,又何止一个“上面派来的”,扶贫脱困、乡村改造、乡村振兴,不知有多少个“金平”“银川”,多少个“上面派来的”,扎根深山兢兢业业默默奉献,将心血和汗水洒在这北村大地上。

我们文联采风团和北村的群众在广场一块进行党史知识问答,他们的话语是最质朴、最真诚、最动人的。乡亲们频频举手答题,当一个小女孩用稚嫩纯真的语气答道:“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共产党人的奋斗目标。”我不禁热泪夺眶而出。返程路上,我长久地凝视将要告别的大山,同行文友问我“在想什么”,我答道:“北村离县城150里路,来回300里,作为一名党员,一名工作在公安窗口服务的民警,在我的工作中,如若让群众多跑路、难办事、办事难的话,我将愧疚不已和深深自责。”

别了,北村,此后我的惦念祝福中将永远有你!

编辑:陈冰娟

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 清明的迎春花

下一篇: 信仰

法制网